无标题文档
你的位置是:首页 > 风土人情
故事传说
    周勃血洗马邑城


    蒙恬修筑了马邑城,但是没有挽救大秦帝国的命运,帝国在秦二世手中轰然崩溃,其速度之快,创造空前记录。陈胜、项羽两位平民崛起,两个人懵懵懂懂,被时代的巨浪推向最高点,洋洋得意之余,开始发飙,只发了几天,就被摔下来,粉身碎骨。流氓出身的刘邦,扫荡群雄后,建立了西汉王朝。在这十年中,战火烧到全国每个角落,留下小民的遍地哭声,而此时的蒙古草原上正酝酿着一起谋杀案。  冒顿是匈奴单于头曼的太子,后来头曼宠爱的瘀氏为他生了个小儿子,头曼想立小儿子为太子。便派冒顿去做月氏部族的人质。不久以后,头曼猛烈攻击月氏,想让月氏人杀掉冒顿,冒顿就偷了一匹马逃回了匈奴。从此冒顿对父亲就起了杀机,冒顿就为自己做了响箭,训练部下在马上射箭,下令说:“我的响箭射出后,不一齐射向目标的人,斩首!”然后他就用箭射自己的好马,接着又射自己宠爱的妻子,手下的人有不敢跟着射箭的,都被杀了。最后冒顿又用响箭射头曼的坐骑,他手下的人也都跟着放箭射单于的马,冒顿知道这些士兵已经被自己成功的训练为杀人机器,可以用了,便在头曼出外打猎的时候,用响箭射头曼,他手下的人也跟着响箭一起射头曼,头曼杀死后,冒顿立即派人杀掉了后母和弟弟,凡是有不愿意听从自己命令,不管是大臣还是酋长,一律响箭伺候。于是冒顿自立为单于,建立了匈奴国。此时刘项正在苦战,无暇照顾北方边陲,所以冒顿趁机壮大,武装部队有三十万人,北方各部落,无不震服。冒顿就开始把目光投向了汉朝的土地。  高祖六年,汉高帝将韩王韩信的封地迁徙到太原以北之处,把马邑城当都城,用来抵抗匈奴。韩王韩信与淮阴侯韩信同名同姓,史书上为避免混淆,故称其为“韩王信”。不过,此时的淮阴侯韩信因为被刘邦把楚王的王爵降成侯爵,正闹情绪,请病假不上朝,要不,刘邦点名,两个人在朝堂上同时答应,闹出笑话。本来韩国原本建立在宛地,是中原的心腹,气候温和财资丰足,汉高帝为了解决这一“心腹之患”,就把韩国徒迁到了燕,代之地,美其名曰:“抗击匈奴”,韩王变成了代王,虽然算平调,级别不变,但是含金量不可同日而语。韩国举国上下自然是十分的不满意。哪想祸不单行,就在这年秋天,正是马肥草长的时节,冒顿单于派兵包围了马邑,毕竟不知道汉朝的虚实,想作一次试探性攻击。果然汉朝的城池相当坚固,攻打多日也不能攻落。冒顿单于一向不喜欢搞攻坚战,正准备避免更大的损失而撤退时,战争发生了另他料想不到的变化。韩王信虽然也长于用兵,但是一向胆小,性格不够坚毅,而且有过投降项羽的丑迹,汉高帝把他徒迁到马邑来抗击匈奴已经是一个大大的失策。韩王信被匈奴包围后,一方面向高帝求救,另一方面又派遣使者入匈奴,请求和平解决争端。汉高帝派出援军之外,又听说韩王信私下和匈奴交往,就派使者去责备韩王信。这又是一招臭得不能在臭的棋,韩王信大为惊恐,想想楚王韩信毫无理由的被废为淮阴候,自己过于曾经投降过项羽,今天又和匈奴有私下的来往,不由得越想越怕,又想想自己反正有过投降的臭名,一狠心,就把马邑献给了冒顿单于,冒顿单于真是白白捡了马邑,于是他就纵兵南下攻打太原,兵马的前锋一直到了晋阳附近。刘邦亲自率军前往攻打,击败韩信的军队,韩王信逃跑投奔了匈奴。  汉高祖率领一队人马刚到平城(今大同市),突然四下里涌出无数匈奴兵来,个个人强马壮。汉高祖拚命杀出一条血路,退到平城东面的白登山。冒顿单于派出四十万精兵,把汉高祖围困在白登山。周围的汉军没法救援,汉高祖的一部分人马在白登,整整被围了七天,没法脱身。陈平打发了一个使者带着黄金、珠宝去见冒顿的阏氏,请她在单于面前说些好话。阏氏一见这么多的礼物,心里挺高兴。当天晚上,阏氏对冒顿说:“我们占领了汉朝地方,没法长期住下来,再说,汉朝皇帝也有人会来救他。咱们不如早点撤兵回去吧!”冒顿听了阏氏的话,第二天一清早,就下令将包围网撤开一角,放刘邦出去。  高祖带兵从平城回来,立哥哥刘仲为代王,封陈豨为列侯,以赵国相国的身份统率赵国、代国的军队。陈豨去上任时,淮阴侯韩信说:“你所管辖的地方,是屯聚天下精兵的地方,而你又是陛下亲信宠爱的臣子,若有人说你谋反,陛下一定不相信;如果再有人告你谋反,陛下就会产生怀疑;如果第三次有人告你谋反,陛下定会大怒而亲率军队征讨。我为你在京城做内应,就可图谋天下了。”陈豨平素就了解韩信的才能,相信他的计谋,表示一切听从韩信的指示,相机而动。  韩王信在匈奴,匈奴王依然封他做了韩王,还多给他配备了十万的大军。这是过去掳掠而去的汉人组成的一支军队,没有主帅,现在就把这支无将之师交给了韩王信。在匈奴,他是王,匈奴不会来打他。只需要他按时纳贡就成。而在汉朝,他背靠匈奴,汉朝也不敢来打他。韩王信的小日子真是过得有滋有味啊。  陈豨在马邑独掌兵权好几年,门下宾客当然很多,刘邦恐怕会有变故。就命人追查陈豨宾客违法的事,其中不少牵连到陈豨,陈豨非常害怕。高祖十年,刘邦父亲去世,刘邦派人召陈豨进京,陈豨哪里敢去,只好请了病假,但是知道刘邦说不定那天就收拾自己,整天忧心忡忡。正好,匈奴的韩王信派王黄等人劝说陈豨造反,陈豨干脆与王黄等人一同反叛,自立为代王。  汉军赶紧调集兵马去平叛,根据当时的战场态势,兵分东、西两路北上。东路军由刘邦负责,在太行山以东的战场上作战;西路军由太尉周勃负责,在太行山以西的战场上作战。周勃从太原郡越过句注山,进攻马邑。《史记》卷八《高祖本纪》:“至马邑,马邑不下,即攻残之。”《史记》卷五十七《绛侯周勃世家》:“击陈豨,屠马邑。”根据以上记载,马邑被打烂了。一方面说明汉军攻击力凶猛,另一方面也说明守敌顽强抵抗。结果,汉军虽然占领了马邑,但城已经被严重破坏。周勃把怒气发泄在城中百姓身上,场面一定很惨烈,杀了多少人没有详细记载,但是能够想象一定是血流成河。很快,柴武杀韩王信于参合,樊哙在当城杀了陈豨。吕后和萧何把韩信诱进长乐宫,关在一个笼子里,笼子外面蒙上布,然后让一群宫女用锐利的竹枪胡乱捅死。一切尘埃落定,胜利者弹冠相庆、封侯拜相。只剩下残破的马邑城和成群结队的乌鸦从从城市上空盘旋而下,啄食街上遍布的腐尸,偶尔传来一阵孤儿的哀嚎。  屠城在古代战争中是普遍现象,并不只是性格残暴的人物及其军队才会屠城,任何人进行战争,都会把屠城作为一种必不可少的军事手段加以利用。屠城的目的是恐吓对方,欲使他们不敢抵抗或放弃抵抗,第二个目的是通过屠城和掠夺财产以获得物质利益。虽然古代战争中人们进行屠城是普遍现象,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不对这种残忍行为进行道德谴责。可以说,出于人心仁爱而对屠城等残酷的屠杀行为进行道德谴责,是与战争中残酷的屠城行为同时存在的。孟子看到《武成》篇记载周武王攻打殷纣王时,杀伤太多,以至于“血流漂杵”,大声疾呼:“仁人无敌于天下,以至仁伐至不仁,而何其血之流杵也?”希望通过仁政而不是嗜杀人来达到天下顺服的效果。  血洗马邑城的周勃,后来得罪了汉文帝,被投入大牢,差点儿掉了脑袋。
特别推荐
名胜古迹 更多>>
应县木塔 释迦塔全称佛宫寺释迦塔俗称应县木塔,是中国现存最高最古的一座木构塔式建筑。 与意大利比萨斜塔、巴黎埃菲尔铁塔并称“世界三大奇塔”...
自然景观 更多>>
朔州桑干河湿地生态风景区
城市建筑 更多>>
朔州古城
本地特产 更多>>
怀仁羔羊肉
手工艺品 更多>>
剪纸
无标题文档